<noframes id="htxnt">

<address id="htxnt"></address>

    <address id="htxnt"></address>

    <form id="htxnt"></form>

    <form id="htxnt"><listing id="htxnt"><menuitem id="htxnt"></menuitem></listing></form>

    您的位置:首頁 >資訊 > 正文

    甲小姐對話極客邦霍太穩:IT行業感到內卷的人,是因為卷錯了地方

     

    “對技術人來講,沒有最壞的時代。”

    作者 | 甲小姐

    助理 | 劉楊楠

    數據支持 | 甲子光年智庫

    在上周「甲子光年」發布的文章《2022兩會開幕,近50份建議提案看科技新風向》中,我們提到今年兩會的十大科技關鍵詞,其中,“人才培養:企業擔起人才培養責任”成為重點議題之一。

    從人才自身角度看,美國IT學習平臺龍頭PluralSight表示,平均每年會有4個全新的重要軟件開發架構問世,同時現有軟件語言一直有新的延展。這樣的迭代速度帶來的職場壓力在IT從業者中十分普遍;PluralSight問卷顯示:59%的IT從業者擔心自己現在使用的技術會被淘汰, “35歲現象”的焦慮在IT行業中放大。

    然而,從市場需求角度看,如今,千行百業對數字化轉型的呼聲越來越高,但根據麥肯錫數據,目前企業數字化轉型失敗率高達70%-80%,而導致企業轉型失敗的核心因素之一,正是數字化人才儲備的缺乏。

    進一步,從中美對比角度看,在企業對人均培訓的支出規模方面,美國人均支出規模遠超中國。2018年美國企業單個員工培訓支出達6767元,約為中國企業單個員工培訓支出的2.8倍。這與我國企業培訓行業市場混亂、產品拙劣、服務不落地有關。這意味著,中國數字人才的企業培訓,是大藍海,卻也面臨重重考驗。

    據「甲子光年」智庫測算:企業數字化轉型方面的培訓市場規模為1152.5億元;企業有數字化轉型需求比例高達97%,但實際進入數字化轉型比例只有12%,且以大中型企業居多;而進入數字化轉型的企業中,僅11.4%開展了數字化方面的員工培訓。

    于是,此刻的數字人才市場,程序員們承受著兩極畫風:一邊,是傳統產業對高端數字化人才愈發迫切的需求;另一邊,是從互聯網大廠開始蔓延的“35歲”焦慮——有人困于“內卷”,有人“自在生長”。

    究竟誰來承擔數字人才培養的責任,是員工自己,還是企業?內卷焦慮究竟是客觀無奈,還是主觀選擇?對企業培訓服務者而言,市場是利好還是困難?自程序員群體出身、也將程序員作為過去十五年的核心服務群體的極客邦科技創始人霍太穩有著值得關注的視角。

    極客邦科技是一家立足于中國、面向全球的數字人才發展平臺企業。自2007年開展業務至今,極客邦經歷了多次迭代升級,已建設線上全球軟件開發知識與創新社區InfoQ,發起并成立技術領導者社區TGO鯤鵬會,自主研發數字技術智能學習產品極客時間,及企業級KaaS服務平臺極客時間企業版。

    今日對話霍太穩,走進當下數字人才發展的關鍵節點。

    談戰略:“找不到方向的時候,找用戶就知道了”

    甲小姐:你的同事告訴我你最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找不到方向的時候,找用戶就知道了。”為什么會有這句話?

    霍太穩:如果你不去和用戶、客戶打交道,你總會特別焦慮,總是收到投資人信息,總是看到友商又做了什么,總是刷朋友圈……其實應該和自己比,對吧?我們去年11月把使命愿景價值觀全部調整了。原來是“讓創新技術推動社會進步”,現在是“推動數字人才全面發展”,回到業務本身,本質問題就是為了人才的發展。

    甲小姐:你們用戶的平均年齡?

    霍太穩:25至34歲。

    甲小姐:這個年齡段正好卡在“35歲退休”“35歲裁員”這個廣受討論和爭議的年齡分水嶺之前。你們用戶的本質訴求是更好地工作、漲薪、升職嗎?

    霍太穩:還有圈子的歸屬感。我們希望未來你到哪,都是極客時間的用戶,而你的leader、CEO、CTO可能也是極客時間和InfoQ的用戶,是TGO 鯤鵬會的用戶,這是一個生態,為進入數字經濟時代的每個人提供專業的信息技術資訊、知識、會議、課程、培訓等全方位服務的生態。

    甲小姐:你能明顯感到用戶對極客時間的“歸屬感”嗎?歸屬感是個很高階的詞,比如這么多APP,還沒有一個讓我有歸屬感。

    霍太穩:極客時間、InfoQ、TGO鯤鵬會這三個產品都做到了。在07年到17年之間,我們幾乎沒有甘肅或新疆的用戶,現在很多,我特別開心;比如浙江麗水的一位醫生,雖然身處縣級市,但仍能獲得一線互聯網的學習資源;再比如中國一重,在黑龍江佳木斯的一個小地方,1萬多人,他們直接問:你們有沒有線上的產品?

    甲小姐:“有歸屬感”的標志是什么?

    霍太穩:比如TGO鯤鵬會,每個會員每個月至少聚一次,而且不是我組織的,是用戶自發組織的;比如InfoQ延伸了很多會議,很多用戶報名參加,你說是InfoQ的用戶,大家就認為你的水平也可以;再比如,我是東湖街道商會副會長,有次到會員單位,他們CEO一說是極客邦InfoQ的霍太穩來了,研發那邊竟然全體起立。

    甲小姐:剛才在你們辦公室轉了一圈,墻壁上有四個字“自在生長”,“自在”的含義是什么?

    霍太穩:就是不要太焦慮。學習不能一口氣吃成大胖子,我們不想傳遞焦慮的感覺。我們希望你在這兒安安靜靜學習,成長你的技能,好工作自然會找到你。

    甲小姐:墻上還有你們的“價值觀代言人”郭靖。為什么會想到用代言人去詮釋你們的文化?

    霍太穩:老講概念多麻煩?但你說我們公司每個人應該像郭靖一樣,就好理解得多。郭靖并不是那么聰明,但他誠實做人、踏實做事,一直苦練功夫,終成一代大俠,為國家為社會做了很多事情。

    甲小姐:你的同事說,你們每個用戶提的問題,都要回復,百分百。從你公司的文化墻上能看出你很擅長C端的文化構建,在to B企業里,很少見到能把終端用戶的文化調度得這么活躍的。

    霍太穩:這回到一個根本問題,其實我不認為B就是B,C就是C,極客邦所有的服務都是to B&to C的。比如極客時間,我們有C端的學習用戶,極客時間企業版雖然是to B的,但也是企業里的一個個員工個人在學。

    甲小姐:在你看來,從各類峰會、社區到極客時間企業版,你們屢次迭代業務,不存在絕對的分水嶺和割裂性?

    霍太穩:我認為不存在。

    有的業務是“搬磚”,有的業務是“壘塔”。“搬磚”指做一個業務,再做一個新業務,今天搬一塊磚放到這個地方,明天搬一塊磚放到那個地方,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流量型業務,哪天不做投放了,用戶馬上就消失了;但我們是“壘塔”——短時間看不出來,但慢慢一層兩層三層四層,就形成了一座非常美麗的塔。

    我們在建造那座塔,在營造一個生態,逐漸滿足不同層次的需求。這使得在極客邦體系里,用戶的生命周期會變得比較長——他如果是一個高級人員,可能成為我們TGO鯤鵬會的會員,每年繳費在里面學習成長,之后他也可能去購買極客時間企業版,讓他的團隊也來學習成長。

    甲小姐:張小龍會強調小程序“用過即走”,小程序就像“搬磚”,而你選擇“壘塔”,是你的主觀偏好?

    霍太穩:不同人的選擇不一樣,你可能是黃蓉,我可能是郭靖。另外我認為微信就是在壘塔,而小程序是里面的一塊磚。

    每個公司有自己的基因。我的基因是沒有非常好的教育背景,誤打誤撞進入IT行業,還有一點點文學氣質,我所接觸的教育理念就是你要好好學習、努力工作,像郭靖十年如一日去練笨功夫,但降龍十八掌他練成了;當然,也許對于黃蓉來講,一兩天把打狗棒法學會了,也非常好。

    甲小姐:不是所有人都深刻地相信“學習”,深刻地相信“十年磨一劍”,總有人相信一夜暴富,或者相信運氣。

    霍太穩:我是完全相信學習。我非常相信德魯克所說,一個組織就是一幫平凡人一起做了件不平凡的事。我們公司確實大部分人是平凡的,平凡沒關系,只要聚集在我們周圍的人不平凡就很好,而每次我們的會議都請到了全球頂尖的人來。那怎么讓平凡的人組織在一起做成不平凡的事?我認為學習是非常關鍵的。我們公司講究“無所不學”,公司1%的營收一定會放在企業員工學習上。

    甲小姐:在極客邦的業務飛輪里,如果讓你只選一個是“安身立命之本”,是什么?

    霍太穩:內容。

    甲小姐:我還以為是運營。

    霍太穩:不,我們是教育科技公司,源頭肯定是內容,運營是讓內容變得更好。

    甲小姐:但你們的內容產生是靠鏈接來實現的,不是自己寫的,這似乎核心還是運營——你運營了一個機制,讓厲害的人都來發布內容。

    霍太穩:不對。所謂核心,是一個公司存在的根本——是它說服你去前進的,它意味著你所有的資源要用在哪些地方。

    比如當我們聽到Erich Gamma(《設計模式》作者,微軟杰出工程師)能來到我們的會議上做分享的時候,就覺得你做什么都值了。這背后不是運營的理念在支撐著你,一定是內容的理念在支撐著你。所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內容一定是核心,其他的都是“術”而已。

    甲小姐:即便你超級擅長運營,依然選擇以內容為核心?

    霍太穩:一定是內容。

    甲小姐:做個假設,你可以請到的人也許我也可以請,假如我現在想和你做同樣的事,是什么使得你和別人不同?

    霍太穩:可能兩年之內你會比我做得好,但十年來講,你不一定能做到。

    甲小姐:兩年和十年的核心差別是什么?

    霍太穩:差別就是你能不能持續地一直站在用戶、客戶的角度去投入,去做高水平的產品,一開始可能并沒有那么可觀的盈利,你愿意不愿意堅持下來。沉下心來,把事做出來,是極客邦科技團隊的特質。

    除了會議產品的內容,我們學習產品的內容也是核心優勢。我們內部叫“內容工廠”——用一套標準且嚴格的流程生產每一門課程。我的夢想就是每個數字人才都擁有一個極客時間的賬號,通過我們精心打磨的內容,來提升自己的數字技能。

    甲小姐:你的核心競爭力是“堅持”嗎?

    霍太穩:是熱愛。因為我覺得這些人是需要我們的,需要好的內容,好的服務,好的產品,也就是我經常給大家講的“極客邦三好平臺”,我們愿意下血本去為他們投入,盡管短時間內不會顯得太值得。

    過去這么多年,這個圈子里的平臺太多了,太多起來又下去。就長跑這件事而言,它一定是你內心深處最底層的某個需求做支撐,你才會去做的事。比如德國短道速滑運動員克勞迪婭·佩希施泰因參加了八屆奧運會,49歲。她原來是拿過金牌的,現在是最后一名,但她微笑著沖過終點。她是為什么?我認為一定不是因為“堅持”,一定是因為“喜歡”。

    甲小姐:“堅持”這個詞帶著某種被迫感,但“熱愛”這件事是發自內心的,也是“自在生長”的含義所在?

    霍太穩:對,“堅持”對我來說可能意味著沒得選,意味著被動,但我們每個人都有其他選擇。都說熱愛可抵歲月漫長,對于我,這是做事業的前提。我希望通過讓會員成功、講師成功、企業客戶成功,來收獲公司的成功。通過‘利他’,最終實現‘利我’。

    甲小姐:商業世界里,“熱愛”一定是最優解嗎?

    霍太穩:熱愛是本質。

    對于學員來說,成功的學習路徑引領成功的職業路徑,因此極客時間平臺給每個學員提供清晰的學習方向;對于講師來說,知識是最好的IP,極客邦科技鏈接的優質資源可以為講師提供持續分享的機會;而對于企業來說,知識型企業是數字時代最好的企業名片,因此我們通過深度賦能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打造優秀的成功案例,來推動更多企業的數字化進程。

    甲小姐:所以極客邦今年的主題也是“自在生長”,喜歡就做,做喜歡的。

    霍太穩:是的。

    談升級:“你如果問郭靖這個問題,他可能會覺得,我哪有過什么變化?”

    甲小姐:極客邦產品體系迭代了很多次,每當你決定戰略上有個大動作的時候,這背后發生了什么變化?

    霍太穩:你如果問郭靖這個問題,他可能會覺得,我哪有過什么變化,對吧?“我到了那個時間,就做了那樣一個事”,我大概率覺得郭靖會這樣回答。

    極客邦當然也有幾個迭代升級的時間點,但我并不認為那是刻意選擇,而是到了時間點這個事情就自然出現了。其實無論是B也好,C也好,我們壘的是同一座塔,我所服務的人群沒有變化,本質上就是這幫極客。

    07年把InfoQ極客傳媒引入中國,09年做QCon全球軟件開發大會,15年做TGO鯤鵬會,這些事情有意思,我們就去做了,而我自然也會想,怎么服務更多的人?產品就會逐漸衍生;當用戶到了100萬,就總有用戶告訴你,你們這個內容非常好,我想我們企業里的人都用,但每人去買太麻煩,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工具?每次迭代都不是我刻意要去做什么,而是市場給我提了一個需求,要解決一個問題,我就把問題解決掉了而已。

    甲小姐:中國C端知識付費的黏性一直不好。

    霍太穩:我們希望改變一下。好的產品一定是有黏性的,用戶是持續需要你的。這就需要剛才提到的歸屬感,B端不講究歸屬感,C端是講究歸屬感的,沒有歸屬感他一定會離開。

    甲小姐:最近你們對B端極客時間企業版的加大投入,和付費習慣有關嗎?

    霍太穩:有關。我們團隊內部有個共識,還參考SaaS發明了一個新的概念:KaaS, Knowledge as a Service,用中文講是“知識即服務”。把我們的內容知識,通過服務的方式,在我們的平臺上給到用戶,企業客戶讓我們可以獲得經常性收入。KaaS與之前的區別就是黏性,這種黏性是通過產品和服務來實現的,而不是之前的做一個項目又做一個項目,賣一個課程又賣一個課程。在KaaS的概念里,知識產品和服務本身就會形成飛輪,你今年做得不錯,明年客戶大概率會續費,這也是“訂閱經濟”的核心。

    而當你采用訂閱經濟的方式再去看待你所做的事,感覺是不一樣的——你會把很多精力放在服務上,服務好現在的人群,這些人群自動會變大。

    甲小姐:所以你的升級背后,外因是市場提出更高階需求,內因你要迭代商業健康度。未來B端業務的收入占比會越來越大嗎?

    霍太穩:我們希望如此。其實很多企業也都是隨著發展會同時兼有面向toB和 toC的業務,無論是國內互聯網領域的阿里、滴滴,還是國際上教育領域的Lynda、Udemy等,而且從培訓的整體發展趨勢來看toB的市場潛力更大。

    甲小姐:既然B端不強調歸屬感,如果你回到幾年前重新思考業務路徑,是不是可以干脆放掉C端積累直接做B?

    霍太穩:不是。事實上,我們從C到B,是一個自然也必然的路徑。美國近幾年出現了一個趨勢——C端內容平臺向B端市場切入。Coursera、Udemy、Udacity、LinkedIn Learning(原Lynda.com)等廠商都有大量C端積累,用戶口碑和知名度后,再紛紛推出面向企業的學習平臺功能,進軍企業培訓市場。2021年剛上市的Coursera企業培訓收入由2017年的$740萬上漲至2020年的$7078萬,CAGR 112%。Udemy也在去年年底完成新一輪融資官宣前(投前估值$32.5億),宣布其企業培訓業務ARR超過$1億。

    「甲子光年」智庫注:

    Coursera

    2021年全年,消費者、企業、學位業務的營收為2.46億美元、1.20億美元、4870萬美元,分別占總營收的59.3%、28.9%、11.8%。雖然企業業務占比還未達到30%,但其增速不容忽視。近五個季度來,該業務一直保持穩步增長,從2020年第四季度的2090萬美元增至2021年第四季度的3590萬美元,而其他兩項業務在此期間都曾出現下滑。就全年數據來說,2021年企業業務的1.2億美元營收相比2020年增長70%,消費者業務和學位業務分別同比增長28%和63%。Coursera表示,2022年第一季度的營收預計在1.14億美元至1.18億美元之間,全年營收預計在5.36億美元至5.44億美元之間。

    Udemy

    財報顯示,在2021年四季度,Udemy ToC端消費者收入總計8020萬美元,同比增長3%;B端收入5780萬美元,同比增長81%。截至2021年12月31日,Udemy Business總客戶量為10515名,同比增長44%。同時在財報中,Udemy對2022進行了展望,預計截至3月31日的一季度營收達1.44億-1.48億美元,B端收入將同增超70%;2022全年預計收入總計6.1億-6.4億美元。

    甲小姐:從C到B,優勢在于什么?

    霍太穩:成熟的C端內容平臺具備切入B端市場的天然優勢,他們已經在C端收獲了大量用戶和良好口碑,而這些用戶往往又是企業里的員工,是C端進入B端的“啦啦隊”。例如Coursera,30%的企業版銷售線索來自C端用戶的數據線索。

    美國IT技術培訓領域,在企業級培訓市場前五名的玩家中(PluralSight、Skillsoft、Udacity、Udemy和O'Reilly),有三家公司(PluralSight、Udacity和Udemy)都是同時在C端和B端市場提供課程產品的。這也許是中國的數字化人才企業培訓市場一種新的發展思路。

    甲小姐:從極客時間來看,C和B的本質邏輯關系是什么?

    霍太穩:在極客時間的設計邏輯里,我們給每個人才用戶的成長路徑搭配課程和知識標簽,不僅提高學習動力,還提升學習效率;對于講師輸出的內容和能力,也搭配企業需求和知識標簽;為企業端的數字化轉型訴求搭配標簽化的案例集,為企業設計人才能力培養路徑——這樣就形成了一張鏈接個人、講師和企業的環環相扣的價值網,這張網撐起了我們的KaaS模式。

    甲小姐:當你們B端業務比重越來越大,下次我來你們公司,是否畫風會變化?

    霍太穩:不會。因為這是公司存在的內核,在內核之上,整個商業形態你可以有很多變種。比如疫情之后,我們轉線上,過去在一個億的營收里,百分之六七十是來自于會議的,現在雖然會議營收還是這個體量,但在整個盤子里面占得很小。

    甲小姐:所以你并不是因為C端市場不夠大而轉型做B?

    霍太穩:從來沒有這么想過。

    甲小姐:你未來會減少對C端的投入嗎?

    霍太穩:不會。

    甲小姐:所以你在業務布局上“既要也要”。

    霍太穩:是“既、又、還” 。

    談市場:“我把這幫人聚在一起,不是為了賣他們,是為了能讓他們變得更好”

    甲小姐:中國勞動力市場存在某些結構性問題,高中低端勞動力的處境不同,你們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霍太穩:坦白來講,我們現在所服務的人群還是在塔尖上,社會價值還沒有被充分釋放,應該再往下走,再往下走,讓更廣泛的從業人群也具備一些數字應用的能力。

    甲小姐:你感受到的數字人才培訓市場增速如何?&l

    熱門資訊

    圖片新聞

    WWW天堂官网,在办公室被老师cao哭,白丝JK女高中生浴室自慰

    <noframes id="htxnt">

    <address id="htxnt"></address>

      <address id="htxnt"></address>

      <form id="htxnt"></form>

      <form id="htxnt"><listing id="htxnt"><menuitem id="htxnt"></menuitem></listing></form>